云南推广戒毒管理新模式

管教方式由惩罚管理向治疗管理转变,

教学模式由集体化向个案化转变戒毒模式由单一戒治模式向科学综合戒治模式转变

“身体好多了,睡得着觉了,现在想得最多的就是出去,以后再也不碰那东西了。”6月的一天,云南省第三劳教(强戒)所里,学员李青松郑重地告诉记者,这一天是他儿子高考的日子,他很遗憾没能在孩子身边,但是他对未来充满了希望通过一个叫做“三期六项一延伸”的强制隔离戒毒模式,他知道自己一定能再次回到家人身边,过上正常的生活。

2010年10月以来,云南省劳教(戒毒)局在全国率先完成了全省强制隔离戒毒职能移交任务,在总结以往戒毒经验的基础上,于2011年初在云南省第三劳教(强戒)所开展强制隔离戒毒人员收治管理、戒毒治疗、教育矫治、生活卫生、技能培训等方面的新型管理模式试点,经过一年多的尝试,所内戒毒人员的戒断率达100%,探索形成了具有云南司法行政工作特色的“三期六项一延伸”强制隔离戒毒工作新模式。目前,该模式已在全省各劳教(强戒)所进行推广。

什么是“三期六项一延伸”

“三期”:把强制隔离戒毒按照戒毒期限划分为生理脱毒期、康复戒毒期、回归巩固期;

“六项”:在戒毒期间,重点做好分类收治、分级处遇、个性矫治、生活卫生、学艺劳动、安全管理六项工作;

“一延伸”:对强戒人员解除强制隔离戒毒后进行的延伸管理。

生理脱毒期以尽快消除强制戒毒人员对毒品的生理依赖,逐步恢复身体机能并初步适应戒毒场所和戒毒生活为目标。此阶段为3个月,前一个月以戒断治疗为主,辅以体能康复及行为规范训练,后两个月则有针对性地开展心理矫治、戒毒认知等内容训练。

康复治疗期则以强制戒毒人员生理、心理基本康复,不良行为习惯基本矫正,适应社会、抵制毒品能力达到加强为目标。此阶段最长,为期16个月,除了在强制戒毒人员中成立“自助会”,实现戒毒人员的自我管理外,还同时开展政治、文化、职业技能、心理健康“四课”教育和开展心理测试等“五位一体”的戒毒心理治疗模式。

回归巩固期则以帮助强制戒毒人员巩固戒毒成果、培养就业技能,提高社会环境和高危情境的应对能力为工作目标。

作为试点单位,云南省第三劳教(强戒)所副政委孙树青告诉记者,通过一年多的实践证明,“三期六项一延伸”戒毒管理模式在管教方式和手段上实现了由传统的“强制性惩罚管理”向“强制性治疗管理”转变;执行方式由传统的管理教育为主向管理教育、矫治、戒治、康复训练并重转变;教学模式由传统的集体化、单向教育向个案化和双向互动教学模式转变;戒毒模式由传统的单一戒治模式向科学综合戒治模式转变。

33岁的陆成学从老家砚山县被送到云南省第三劳教(强戒)所时,对戒毒充满了信心,可随之而来的检测,却让他对世界感到绝望,HIV呈阳性的事实,让他一度有了报复社会的倾向,此时民警们通过对他进行知识上的教育,又帮他联系家属,慢慢地让他有了活下去的勇气,坚定了戒断毒品回归社会的决心这正是“三期六项一延伸”戒毒管理模式的典型案例。

心灵周记让他们敞开心扉

“进来这么久了,我有时一直问自己,怎样才能早点回家,怎样才能做一个优秀的学员……现在好想唱一首歌,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去看我的妈妈……”在这本叫做《心灵周记》的本子上,来自玉溪的学员李晓兰充满了困惑。心理咨询师在其后的寄语中写道:有期望是好的,但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的所做所为负责,有时候,这样的责任对我们来说不全然都是不好的,就当做是对自己的一次磨练。

用《心灵周记》的形式,许多戒毒学员敞开了心扉,将自己的不安与困惑告知心理咨询师,而心理咨询师们均一一进行释疑解惑,帮助学员们树立信心和勇气。

“很多戒毒人员最担心的是能否戒毒成功,以及戒毒成功回归社会后能否被社会接纳。而这一切,在‘三期六项一延伸’戒毒管理模式中都得到了较好的体现。”云南省劳教(戒毒)局所政管理处副处长周稳昌介绍,在戒毒所里,不仅为戒毒学员提供了健身室、图书室、棋牌室、宣泄室等文化体育设施,还为他们提供了有益于心理健康的帮助。

回访网络让他们避免复吸

在“三期六项一延伸”戒毒管理模式下,除了实现分区分级进行规范管理外,还相应设立了急性脱毒、康复训练、心理矫治、文体活动、技术培训、就业指导、后继教育七大中心,实现了强制隔离戒毒人员戒毒、康复、回归的无缝对接。

孙树青告诉记者,吸毒人员戒毒后回归社会,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社会歧视,包括以前的亲戚朋友邻居。“三期六项一延伸”戒毒管理模式特别在延伸环节中,模拟社会歧视、毒品诱惑等,以引导其正确面对。

另外,还设立了戒毒人员档案中心和后继教育中心,建立回访网络机制,通过电话、信件、QQ群等方式加强与解除人员联系,进行各种帮教,最大程度上帮助吸毒人员脱毒回归社会后,不会因为受到毒品诱惑、社会歧视或就业问题而又重新走上复吸之路。

(文中吸毒人员为化名)

(本文来源:云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