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强求”不得

“启动微博办公仨月了。局中层以上干部和两级班子成员还有哪些同志没有开办实名微博?已做的,要有统计并公示;截至今天17时未开微博的,明天上午通报,并手机短信询问什么原因;到本月底仍不开办微博者,敦促其辞职。”5月28日,山东省枣庄市山亭区卫生局局长关继标发出的一条微博,引发了社会各界的热议。(据6月4日人民网)

诚然,要求干部注册微博,其初衷必然是希望加强同群众之间的交流、提高行政效率、改善政府形象,但是在这种缺乏主动意识的强制要求下,能否取得积极作用就值得思量思量了,恐怕局长本事也把握不准,最终这种缺乏自发性,带有强制性的微博会走向何方,想必也是能够遇见到的了。

说到底,微博只是一种科技手段,一种信息传播工具,其本身并没有强制性,更不具有某种衡量性的标准作用,并且作为一种现代手段亦没有被各年龄阶层所熟知,虽然在工作中善于运用新的科技手段,跟得上时代发展是好事,但是这种带有强制性、片面性的“刚性要求”未免有点过于求新,将个人感情色彩生搬硬套在全局工作中。这种片面追求,非但不能取得预期效果,反而容易产生负面效应,挫伤广大干部工作积极性。

与其强开微博,不如改善作风,从思想上让广大干部接受微博、认识微博、懂得微博。切莫过分要求,不要过分将微博赋予各种官方色彩,给予某种使命,肩负太多责任,应当认识到微博问政只是一种手段,手段的根本目的还是为人民服务;避免形式主义,如果各单位各部门都在网上搞一个“办公室”,是否同样会出现滥竽充数的现象,并且在气势上给群众一种压迫感而无法靠近;摸搞“空壳主义”,微博问政,重在问政,若只见微博不见实质性内容,或者内容虚呼飘渺没有实质性意义,要此微博有何意义呢?